写在母亲节前夕的散文

《故乡的通肯河》

李振和

我身为他乡之客有好多年了,几回在我睡梦的深处都会恍惚的浮现出那条缓缓流淌着的河流,两岸的青草碧柳在蓝天白云下随着微风的轻拂在河面上婀娜的摇摆着,那微波荡漾的粼光也闪烁着河水的晶莹。不远处有三三两两停靠在岸边的几只渔家小船,还有那驻守河滩的几处窝棚。
五月是繁花似锦的季节,我们又迎来了“母亲节”。每年的这个节日我都要写点什么,比如:格律诗、散文、自由诗、不等。
这个母亲节我要写《故乡的通肯河》,通肯河也是我的母亲河。她养育了我二十个春秋。黑龙江省其中的一个平原叫松嫩平原,是松花江和嫩江流域冲积而成的大平原,所以叫松嫩平原。
我知道水往低处流,平原和山上的雨水大约都是流入了美丽的松花江和嫩江了。
江水横流是思想上岸,所谓叫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不做横流的江水该是海的方向了。美丽的通肯河的河水也是有方向的流动着,这条河的方向就是呼兰河、松花江了。所以说通肯河是松花江的支流了。实际上,通肯河是呼兰河的支流,通肯河是一条较比呼兰河还要长的一条长长的河,是一条活动在草原湿地,农业田头,小有山头森林和田畴的河,河的源头就是伊春境内的小兴安岭的舒缓的山。
你可以记住通肯河的美嘛,感悟河水的自然魅力嘛,觉悟冰河的力量嘛,知道北方河流的粗旷,野性,放荡,就在黑土地上。
  通肯河该也是我家乡的河,我的孩提时代,就是有几多年的时光在通肯河,还有河水滋润的土地上,心情的,美好的,收缩人的野性的方式度过的。那蜿蜒的河水滋润着饱含富硒的黑土地,这里盛产五谷杂粮,大跃进后期海伦市年产粮食够全国人民吃一天的好收成,在哪个科学不发达的年代就算好的成绩了,要是现在那可就要翻上几倍呢。那里也有数不尽山货,销售国内外。
这块黑土地有我孩提时代的土坯草房。那房子墙就是黑色的土坯,黑色的闪烁着麦草的雅黄光芒;人字形的屋子顶上,前后两坡苫房草就是出生在通肯河的沿岸,就是通肯河水泛滥的草原草甸子上的草,也就是说是野草。那河水滋润的野草,或说是苫房草、乌拉草。温暖的盖着屋顶。在河套雨季来临,通肯河的雨水,又流落在房顶的厚草之上,顺着前后坡子,美丽的流淌下来,屋子的雨线,最后是响敲的雨滴,哗哗啦啦的雨滴落到地面。优美的流落到乡村的田野,也流进了村子后面的红绿柳树~白皮柳林。
  通肯河是一条在冬天内结冰的河,结不结实的冰面上,多会有白色的雪花,飘落在冰清玉洁的冰面上,河就是了一条比如白色棉花一样厚的河,一条白色,柔软,温润,长长白白的,蜿蜒的,摆云之河,在日头照耀的日子内,是有霞彩披在白色的雪上。
  在春天来到北国的时候,通肯河的冰上白雪,是先来溶化了,快快的收缩着河岸的雪线。接着河上的冰在逐渐的溶化,在河岸的土地驻足,小心的听,可以听到河冰断裂的响声,咔嚓嚓最后,一块块的厚冰就漂浮在了河水的面上,闪烁着碧玉青罗而透白的光。不几日,就有哗啦啦的河水流淌了,是松花江的方向……
  黑色的冻土溶化了,土地上的在冻的雅黄草枯草,也是来了绿色的光芒,水沟子旁的柳条林有了温暖的绿色或是红色的,暖来力量。不几日子,柳条子上就有了鼓鼓的柳花苞,过几天就有微风飘落的柳絮了,接着就有绿色的柳叶活动在柳条子上了。日暖,带来的天色美就照耀在通肯河畔的土地上,天是蔚蓝的天空,有白云朵朵活动,朝霞和晚到的云彩,让我结束了冻雪的木偶童画般的世界,鸟语花香的消息,流露在房屋和田野上面。通肯河就在暮色内闪动着河水的光芒,在月色里留恋着天色月亮的光芒。
  通肯河的冬天,河的冰面上是有捞鱼人,凿出的冰窟窿,偶或有小小子鱼遗忘在河的冰面上,都是硬邦邦的小冰条,让我讨厌冰箱的冷冻冰凉食物。当然啊,奶油冰棍还是较比好吃了。
  最好是没有冬天的通肯河,让我思想到巴厘岛,还有我国的热带雨林那碧水滋润的土地的模样。自然是一种力量,我在有冬的通肯河畔,生活的那些年,觉悟着有冻世界的美妙,觉悟着雪
花的温柔,再思想南来芒果的芬芳,好大力气赢来一小口冰冻果梨的滋味,还想说:啊,通肯河,你比我坚强。
我有挥之不去的乡愁,“故乡的通肯河”我永远爱你!

2019年5月9日(完稿)

网友评论

  • 引用通告已经关闭
  • 评论 (0)
  1. 暂时没有评论.

你必须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