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生日

父亲的生日

李振和

明天是农历腊月初三了,腊月初三这天是我父亲的生日,他是上个世纪1919年生人,今年是2019年,已经是诞辰一百周年了!我们是普通的老百姓不能搞隆重的庆典,可我要纪念我的父亲!父亲的名字叫李海山,他十四岁就干农活了,给地主扛活,练就了一身农活“把式”。他性格倔强,一生不服输。父亲弟兄六个,姊妹两人,加上我的爷爷奶奶一家十口人生活在一起,是个大家庭。爷爷在当时是给牛马看病比较有名的土郎中,父亲是哥六个的老大,爷爷病逝后,他就挑起了家庭重担,给地主种地当“佃户”,日子勉强维持。随着东北解放的炮声,海伦县也和其他地方一样做军鞋、送军粮、“支前”。父亲非常忙,参加“土改”分田地,父亲从不落后。这个时候解放后第一次征兵开始了,我们家的名额是四叔李海臣的,也就是说当兵该他去,按规定因为我父亲二十九岁了已经超龄,但是,我父亲不受奶奶喜欢,奶奶就逼着父亲去当兵,不去不行。因为有“三纲五常”、“百善孝为先”,儿子必须听母亲的,父亲在1948年春入伍“四野”。参加了三年的解放战争,在部队他的花名册上就是李海臣,战友们依旧喊他李海山的名字,“渡江”后部队是边走边打进入海南岛,解放广西的友谊关战斗负伤,身体原因不能赴朝作战,确定复原,这个时候是1950年底。他回到家已经体力不支,冬天肺气肿发作、咳嗽发抖出不去屋。那个时候没钱治疗,看着那个难受的状态心都流泪。我出生在1953年正月初三,在我小时候,到了夏天,父亲老是喜欢背着我,让我骑在他的肩膀上。记得他的背是那样宽大结实,在他身上感到十分安全,他干起活来感觉他就是超人。空气中弥漫着欢乐的气息,至今,我依稀还记得他的额头有流弹没有穿透的伤疤,膝盖骨被子弹打掉半块,走起路来跛脚的样子!那是“辽沈战役”留给他的永久纪念,在这里要说的是他在“辽沈战役”战斗中“火线入党”!
我长大些了,父亲总是喜欢牵着我的手,小手拉大手,教我干农活。童年的记忆总是那么温馨。那时候,我总想,为什么大人的手那么大。到现在,我依然还记得他手上的老茧。
而现在,他再也不能和我们享受天伦之乐了。时光荏苒,我也不再牵着他的手,在冥冥之中我们天各一方。但是父与子有着不变的感情,无论是因为血脉相连,还是父亲的责任,他的教导总可以让我醍醐灌顶,他所说的道理是我人生的导航,让我从心底涌出对他的敬佩。
流年易逝,我也叛逆过。1971年我从学校毕业当上教师,教学不到一年就要去当兵。父亲默默无语,流泪原谅了我。他的爱是厚重的,我可以随意的在他的面前撒娇、呕气、甚至一味叛逆。但突然有一天,我梦见他的背已经驼了,臂膀已经没有力气了,长久的埋怨和记恨就那么一下子全没有了,全都变成了对他的思念。我长大了。我离开了家,不能孝敬他,时光无法挽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一种无力感笼罩在我的周围。我没有办法,只好用微小的行动来报答他的恩情。每个月的津贴费,虽然只有七元钱,但是我每次寄药回去的一份心意。
亲爱的父亲,您用半生精力,许我一生前途;您已九泉,恕我难以报答:
胸怀正义仰高山,坎坷生平若等闲。
三载营盘奔解放,六旬故里育童顽。
从军报国双肩雨,教子持家两鬓斑。
欲效灵鸦思反哺,如天厚爱欠偿还。

作於2019.12.27.农历腊月初二

网友评论

  • 引用通告已经关闭
  • 评论 (0)
  1. 暂时没有评论.

你必须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