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饺子

冬至饺子
李振和
昨天,我俩闲聊说明天“冬至”了,她说冬至吃啥?我顺口说了“冬至饺子夏至面”吗。现在她就开始施工了,做饭我不会做,按她的话说我是“吃等食的鸟,早晚会饿死,”我说不至于吧可以要外卖呀……说的是笑话,提起过“冬至”,我就会想起“穷过渡”的童年了,不免要啰嗦几句,因为这天可以改善伙食“打馋虫”——吃水饺了。那时猪羊肉是奢侈品、稀罕之物,连想都不敢想。但我的母亲心灵手巧,会包土豆磨糊做皮的“钢球”素馅水饺,随意吃。那时肚子里没有半点油水,每人最少能“抢”吃两大碗。我的弟弟比我能吃他吃的快,我是甘拜下风的,能吃三大碗,非撑个肚儿圆不可。
直到我初小毕业,才知道“冬至”为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乡村农户普遍都有当做吉日盛节的习俗。民间俗称冬至三刻阳气上升,有冬至阳生寿即归之说。黑龙江的海伦是剪纸之乡,冬日做完家务活的母亲,会拿起剪刀用糊窗户剪剩下的窗户纸,在她手中剪出各种活灵活现的动物,太像了,我们兄妹几个喜欢的不得了,都夸奖说,“娘,你真行”!时光荏苒,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这个童年的记忆时而浮现在我眼前。
依据《汉书》中记述:“冬至阳气起而君道长,乃乱而复活之机,故贺。”乡村皆举办隆重礼仪庆典。冬至前后三日,君不听政,百官朝贺。乡村、城镇、官府内丝竹管弦合鸣,轻歌曼舞;官衙外则锣鼓唢呐齐奏,龙腾狮舞,一派热闹非凡的盛景。民间则三日歇市,学子休假,举办乡间娱乐活动共庆同贺。诗圣杜甫有诗为证: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
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冬至这天恰逢“数九”,有“冬至三九冰最坚”之说。这时,酷冬已临,寒风似刀,雪蝶纷飞。古人曾戏作“打油诗”云:“山河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犬变白犬,黑狗身浮肿。”乡间还广泛流行“九九歌”:“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顺河看柳(枝色泛青欲萌芽);七九冰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灶间做饭坡里吃(春耕在田间吃饭,为争分夺秒);九九八十一,《九九歌》至今仍广为流传,成为耳熟能详、妇孺皆知的歌谣。
旧时冬至,在南方的大户人家有个习俗,至亲密友要互赠御寒棉衣,以示亲情关照,有“消寒会”。从冬至早饭后,当家人便开始洗菜做肴、杀鸡蒸馍、浸茶烫酒、置办酒席。每年冬至傍晚,我家堂叔便盛情邀集四邻八舍的开墒犁田的巧把式、推车拧水的壮劳力汇聚一堂、开怀畅饮、猜拳行令,姑嫂妯娌们则在火炉旁说说笑笑。一直热闹到夜半时分,一个个酒足饭饱,方才散去。俗说:“冬至笑闹夜无眠,吃香喝辣如过年”,所以冬至又称为“亚年”。做完此文我也随意写了首七律即兴:
冬至赋诗

忆惜童年陋室寒,衣单嬉说火龙丹。
风吹打颤呲牙扯,雪虐装葱抖擞瞒。
邂逅伊人当旧爱,相逢过客作新欢。
临来冬至情如梦,葭膜灰音偶尔弹。

凌寒昼短写葭灰,夜坐窗前独饮杯。
欲赋诗文辞藻迫,可研笔墨字联催。
打油古体寻唐宋,韵律新风择腊梅。
农垦繁华追日月,精神物质靓传媒。
此篇散文到此该画句号了,因为她把“冬至饺子”煮好了,该吃饺子了!
作於2019,12,22,农历猪年冬月廿七清晨

网友评论

  • 引用通告已经关闭
  • 评论 (0)
  1. 暂时没有评论.

你必须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