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营拉练

野营拉练

八五九农场社区  张杰

几年前,我建了一个小学同学群,天南海北的同学都被我拽进了群里。这个群的作用可不容小觑,每一个有趣儿的话题都会让我们畅谈到深夜。

一次,一个同学将一张小学同学合影照片发到了群里。顿时,整个群热闹了起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我的思绪也被带到了童年那个时代。

小时候,我家住在八五九农场七连,我的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野营拉练”这个词,在90后、00后的大脑中可能只是一个词语。但对于我来说意义大不一样,这个词不仅是一个词语,更是我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童年回忆,它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田。

记得,上小学四年级时的一个夏天,学校组织全体师生去九连的沙山野营拉练。那时,野营拉练是学校组织的最有趣味儿的集体活动,每年只有一次,是放飞自我的最佳时机。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都高兴地尖叫了起来。

我是班长,要协助谭老师提前做好准备工作。拉练的日程安排是一天,中午在山上野炊,我们几个女同学负责准备食材。连队家家户户都有菜园子,我从菜园子摘了豆角、黄瓜、西红柿等蔬菜。几个班委每人拿两勺豆油,谭老师从家里拿几斤鲶鱼坯子,主食自己带,我们的准备工作就算妥妥的了。

第二天,从七连的七号地走小路,到九连沙山大概有五里地,我们背着食材唱着歌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沙山位于七连与九连的接壤处,海拔大约50米左右。山的构造基本是粗沙子和少量的石头,山上植被茂盛,树种以柞树、桦树以及杨树为主,山坡上还有百合花、芍药等小野花儿。

连队学生少,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以班级为单位搞活动。我们班有24个学生,谭老师把同学们编成三个小组。到达目的地后,谭老师宣布纪律和活动内容。活动第一项就是做游戏,几个高个子同学把纸条藏到树上,快乐的一天拉开了序幕。时有同学被罚唱歌跳舞、时有同学被罚背诵古诗词,我们开心地玩着,稚嫩的笑声回荡在山间。

最刺激的活动是抢占高地登山环节,每个小组一面红旗,第一个将红旗插上山顶的小组为胜。为了防嗮,女孩子用小花编一个花环带在头上,男孩子则用树条子编一个草帽。山上树叶茂密,荆棘密布,时不时会有同学跌倒,或被树枝划伤手臂。强烈的荣誉感促使同学们勇敢地攀登,生怕因个人因素影响了团体的成绩。经过激烈角逐,我们小组第一个到达了山顶,红旗在山顶高高飘扬,我们高兴地欢呼着。奖品不记得了,只记得谭老师给我们每人买了一个冰棍儿,那时冰棍儿买好都装在暖壶里面,儿时的快乐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班级几个淘气的男孩子总是爱搞恶作剧。于会军和几个男孩子抓了几个洋剌子,偷偷地放到了李云的书包里面,李云掏书包找东西时手被蛰了一下。哎呀!什么东西?李云大叫一声,书包被甩到了几米开外,几只洋剌子随即被甩了出来。谭老师和同学们马上围了上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她的手指就肿了。洋剌子蜇人很疼的,女孩子见到洋剌子都会躲得远远的,男孩子经常抓着洋剌子吓唬人,这是他们经常搞的小伎俩。看到在远处偷着乐的几个男孩子,谭老师就猜到了八九不离十,”案子“很快就被谭老师破了。当然了,谭老师也会变着法儿惩罚他们,让他们几个在拉练结束后负责打扫战场。

野炊选在了一小块儿空地上,几个老师很快把午饭做好了,不能用丰盛来形容,但都是可口的农家菜。记得印象最深的是谭老师做的油炸鲶鱼坯子,香喷喷,酥脆酥脆的,尤其是鲶鱼皮,滋滋地冒油,咬上一口回味无穷。还有一道菜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口水直流,那就是干煸油豆角。东北的油豆角比南方的豆角好吃,那时家里都是炖着吃,而谭老师的做法是干煸。锅里面放上豆油和荤油,再放上点肉脂了,然后将油豆角放锅里大火翻炒。干树枝在锅下噼噼啪啪作响,大铁锅炒出的油豆角那叫一个香啊!我想,这就是小时候的味道吧!

下午自由活动一小时,我们去山里采野花儿和酸浆。玩儿的正兴时,突然,有个同学喊道:“快看,树上有个鸟窝”。我们正吃着酸浆,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姜力和穆振华已经像小猴子似的飕飕地就窜上了树,爬树掏鸟窝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一绝。不一会儿,他俩掏了10多个鸟蛋,踩着树杈向我们炫耀着。鸟蛋没地方放只有放帽子里,那时每个男孩子都有一顶绿色的军帽,上面还有一个五角星。他俩如获至宝,被其他的男孩子追逐着打闹着。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不小心很容易摔跟斗。果然,跑在最前面捧着鸟蛋的穆振华被小树绊倒了,鸟蛋碎了一地。看着他们几个互相埋怨的样子,我们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岁月匆匆,一晃儿已经四十年过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个天真的年代。沙山也已被开采,只剩下了一个矿坑,就让这童年的记忆永远地镌刻在心底吧!

网友评论

  • 引用通告已经关闭
  • 评论 (0)
  1. 暂时没有评论.

你必须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